“漫画家也是份十足的苦差事哦”

撰文: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二次元全称ACG文化中,“C”代表Comic(漫画)。日本ACG文化中,漫画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书店里随处可见漫画书与杂志。刚刚度过50周年的杂志《JUMP》,是《灌篮高手》《龙珠》等甜蜜童年回忆的最初诞生地。

但关于 大都 日本漫画家而言,日子 却不像小说家那样有前苦后甜的待遇。

在2016年描述日本漫画杂志的日剧《重版出来!》中,小田切让饰演的资深修正 五百旗头这样向新人慨叹 漫画家的日子 是多“凄苦”:“就像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只有独自一人,向着每周的截稿日奔跑,刚觉得终于跑到了,下一周的截稿日又近在眼前。每周每周画分镜,描线,就这么反重复 复,不得不向前奔跑。”随后修正 新人黑泽心接力向友人慨叹 :“漫画家也是份十足的苦差事哦。”

剧中大体这样概括漫画家这个职业的苦楚 :知名 前是不确定的无边黑暗,知名 后又是要不断画的无尽工作

实践 上,在20年前大都 人都不知ACG文化为什么 时,国内推出《漫友》《知音漫客》等杂志人气不低,漫画曾是一代二次元们的一起回忆。

“漫画家也是份十足的苦差事哦”

《漫友》杂志1997至2017年岁 念封面

但跟着 互联网时代降临 ,杂志纷乱 停刊,网络平台规则从头 来过……国漫逐步也和网文、网剧一样,有必要 习气 互联网规则,以出产好坏、快慢、粉丝多少来抉择 作者收入,相比杂志社修正 抉择 制,互联网规则下的速度和效果都更快更夸大 。依据 艺恩咨询的数据,2010 年中国动漫产业市场规模为208亿元,现在 现已 超过1200亿元。而腾讯动漫声称 自己具有 9000万的月活跃用户。

资本进入国漫两三年曾经 ,事情没像有些曾觉得看到曙光的年青 漫画家猜想 的那样极速上升,也没像后来转行的漫画家想得那么紊乱 不堪,年青 的国漫画家们在规则逐渐明晰的互联网漫画世界里浮沉,等候。

1

2017年4月中旬,B站牵头,请来国产动画和国产漫画两方代表人物,在上海举行了一次友爱 参议 ,评论 的主题是,B站中有关国产作品的板块是该叫国动?仍是 国漫?或者国动漫?最终,评论 的成绩是“国创”。

B站上这一版块的呈现 ,似乎是国内动漫画正式成军的标志之一。约请 的代表人物中,王鹏是其间 一员,以元老身份呈现 ,也是大热国漫《一人之下》的老板。

王鹏留到肩的长发,性格随性好触摸 ,在没有任何人引荐状况 下,他坐在咖啡吧台也情愿 和记者聊国漫形势。王鹏和B站中的两个大热国漫有关系,除了《一人之下》,另外一 部是他早年还在一线时,画过的《全职高手》。

2017年初,《全职高手》动画版播出,引发国漫粉丝集体高潮,也由此国漫正式进入资本全面入侵时代。但没多久,《全职高手》堕入 抄袭旋涡,被网友贴出动画版很多 分镜“学习 ”漫画版的证据,但出品方腾讯此前未购买过漫画版权的。

“漫画家也是份十足的苦差事哦”

《全职高手》漫画版有过两个版本,其间 彩色版被认为画得更精密 ,是抄袭工作 中的主要受害方

对此,王鹏简略 答复 了有关被抄袭的事情,他并没有爱好 和所谓抄袭者抠每一帧,实践 上动画承制方视美动画的老板也是他朋友。在他看来,这场风云 源头是出品方腾讯“不懂行形成 的”。放在日本,《全职高手》这样的大企划是一年的工作量,现在紧缩 在三四个月内完,在极度赶工的状况 下,视美“想起了企划时腾讯拿来的参考资料”,其间 包括 漫画。等网友抛出比照 图时,视美才得知腾讯没有正式买下过漫画版权。王鹏的主见 是,腾讯当然知道漫画需要版权,但假如 不是时间被极度紧缩 ,制造 人员也不至于想起资方送来的资料。

关于 王鹏而言,《全职高手》早已经是 曾经 式,不想再多谈。从传统漫画家角度说,王鹏不是个典型漫画家,他有优秀作品,被认为有天赋,度过了十几年向下一页奔跑的日子后,现在他的身份中最显眼的是天津动漫堂老板,这家现已 和腾讯动漫达到 合作的公司最有名的作品,是人气爆棚的漫画家米二的《一人之下》,从漫画版到动画版,都来主动 漫堂。

“漫画家也是份十足的苦差事哦”

《一人之下》海报

资深国漫读者后来难以收罗 关于王鹏的信息的一个原因,是他很早就不亲自着手 画接连 性作品了,简直 参加 都停留在人设阶段。曾引发争议的动画《大鱼海棠》,他是最早负责主角建模设计的人,但导演的要求翔实 到眉毛每一笔,“改来改去,一个眉毛改一个星期”,这种在他看来,相同 不懂行的做法不能承受 ,每笔都依照 导演要求那就不是他的作品了,最终王鹏主动摈弃了合作,“我可没那个时间陪他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