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救坠楼小孩的陈忠平醒过来了!她说:再来一次,还会救

勇救坠楼小孩的陈忠平醒过来了!她说:再来一次,还会救

陈忠平不知道自己昏倒 了多久。张开 眼睛,她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医护人员在她身边忙碌。她头戴蓝色的卫生帽,鼻子上插着管子,身上牵着一丛一丛的线,连着各种监护仪器。

她知道,自己没有死。刚刚醒过来,她的头很疼,浑身上下也没有力气。“我怎么会在医院?”她细心 回想发生的事情,俄然 想起那个孩子,问身边的医护人员,“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她的声音虚弱,医师 很费力才听清楚。“小娃娃没有生命风险 ,你好好养病吧。”听到医师 这么说,她才放下心来。

勇救坠楼小孩的陈忠平醒过来了!她说:再来一次,还会救

(陈忠平在家人朋友眼里是一个仁慈 热心的人。)

几天前,她用双手接住了一个从5楼摔下来的街坊 家的孩子。孩子没事,她却当场昏倒 。通过 抢救,现在 ,她现已 脱离风险 。

“她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大恩人。”孩子的家长说。

陈忠平觉得,这是她本能会做的事情,“再来一次,还会救。”这其实不 是偶尔 ,就像一个公益组织对她的赞誉所说,这个举动,“源自英勇 、仁慈 和心里 的柔软。”

陈忠平的亲朋老友 对她的评价简直 一致,“一个大大好人 。总情愿 协助 别人 。都是小事,但是 让我们感觉很温暖。”

她接住了她

2月28日,陈忠平去姐姐家看望瘫痪的母亲。下战书 ,照顾好母亲休憩 下之后,陈忠平看外面的天气好,就在楼角找了个方位 ,一边晒太阳,一边跟街坊 谈天 。姐姐家住在凯里棉纺厂,陈忠平家也住在凯里棉纺厂,两家走路七八分钟就到。陈忠平跟大姐家的街坊 都很熟识。

没坐多久,陈忠平就听见姐姐家楼上有人在吵。有从楼上下来的街坊 告诉 陈忠平,5楼杨阿姨家3岁的外孙女冯宝宝(化名)被锁在家里了。冯宝宝偶尔跟着爸爸妈妈 来棉纺厂,见到陈忠平,都会“婆婆,婆婆”地叫。“乖得很,嘴特别甜。”陈忠平说。

陈忠平传闻 冯宝宝被锁在屋子里,跟着着急起来。她刚准备冲上楼帮忙,就听见隐隐约约的哭声,还有人的叫声,“娃娃爬到窗子上去了!”她昂首 一看,冯宝宝骑在窗台上哇哇大哭。

勇救坠楼小孩的陈忠平醒过来了!她说:再来一次,还会救

(冯宝宝从没有设备 护栏的窗子坠下。)

陈忠平和街坊 们跑到窗子下面,对着冯宝宝喊,“乖孩子,不要动,不要动。”但是 小孩好像听不见,又准备把另外一 只腿跨出来。还没等做完这个动作,她身子一歪,瞬间从5楼的窗户跌出来,掉到4楼的雨棚上,然后又被弹高,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往地上 坠下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发生在几秒钟之内。简直 就在冯宝宝准备跨另外一 只腿的同时,陈忠平下意识张开双臂。“当时脑筋 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张开手。”

瞬间,陈忠平感觉一股巨大的力气 撞到她的身上,“嘭”的一声闷响,她随之倒地,后脑勺重重磕在地上 上。躺在地上,她感觉天旋地转,她的耳朵嗡嗡响,也不知道是耳鸣,仍是 周围人的哭喊声。一片紊乱 中,她对旁边的人说,“我难受得很。”

然后,陈忠平昏了曾经 。她接住了小孩。

永远的噩梦

陈忠平和冯宝宝被紧迫 送往黔东南州医院。冯宝宝落在陈忠平怀里后,跟着陈忠平一同 摔在地上,除了头部有些擦破皮,意识很清醒。在救护车上,她一直哭。看着外孙女和昏倒 的陈忠平,冯宝宝的外婆杨丽(化名)也跟着哭。

关于 她来说,外孙女跌下楼的那一幕,是她永远的噩梦。“都怪我,我这个外婆该死!”她一边自责,一边哭着说,“假如 不是我,她们也不会这样。”

勇救坠楼小孩的陈忠平醒过来了!她说:再来一次,还会救

(事故发生后,外婆一直在病房外自责。)

冯宝宝是杨丽一家的宝物 。杨丽的女儿女婿都是独生子女,冯宝宝也是女儿女婿仅有 的孩子。杨丽身体欠好 ,又是茕居 。平时,外孙女都是由爷爷奶奶照顾。那几天,爷爷奶奶有事,外孙女暂时放到杨丽家。

冯宝宝一般下战书 两点钟睡午觉,四五点钟起床。出事那天,可能是正午 在楼下玩得太兴奋,她怎么也不肯 意睡。杨丽哄来哄去,都现已 三点半了,才把外孙女哄睡。

大约四十分钟后,杨丽看外孙女睡熟了,就下楼去倒废物 。出门之前,她犹豫了一下。外孙女只有三岁,她偶尔照看她,从没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边 过。可一看外孙女睡得正香,又想,她一般可以睡两个小时,离醒来还早,“下楼几分钟就能够 上来,应该没事。”杨丽提着废物 就下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