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华埠“无名英雄” 效能华社近半个世纪

  中国侨网9月25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导 ,陈富立(Phil Chin)是旧金山华埠的“无名英雄”。他效能 华人社区已近半个世纪,至今仍旧 天天走在华埠街头上,但知道他的功劳者不多,他的名字也很少 呈现 在报章。

  陈富立与华协中心兴办 人翁锡智及已故社区领袖 白兰是亲近 战友,年岁 相若,思维 挨近 ,谈话投契。三人由1970时代 开始在旧金山州立大学相识,数十年来合作无间,建设华埠。

  细看陈富立的履历表,由邮差、公交车司机、州议员立法助理、公交车局副局长、运输工程参谋 、至现在 担任华协中心思 事会主席,总是离不开效能 社区,提高 华裔社区的方位 与权益。

  记者:你与白兰及翁锡智是长年合作火伴 ,你总是躲在背后?

  陈富立:回忆 曾经 40多年,我投入的各项华埠运动,都是以义工身份参加 ,与白兰领导中华总商会及翁锡智领导华协中心的人物 不同。我们三人合作良多,相得益彰 ,不只是华埠事务,还有政治活动。

  在政治方面,白兰就是领导者,我们都是竞选阵营的义工,撑持候选人参选。白兰是许多竞选阵营的幕后策画人,她掌管 的主要竞选活动,包括1987年的艾格诺斯(Art Agnos)、1995年的勃朗(Willie Brown)及2011年的李孟贤(Edwin Lee),三人都是竞选旧金山市长。

  白兰为竞选活动领军,翁锡智和我则为候选人撰写竞选传单标语等,也造访 选民拜票。

  翁锡智、白兰的亲近 战友

  问:你怎么 知道 白兰?又怎么 与白兰成为老友 ?

  答:我与翁锡智的成长 布景 很类似 ,我们都在东华医院出生,我俩先在旧金山州大知道 为老友 。因注册选修亚美研讨 课程而知道 。尔后 我们与其他志趣相投的学生住在一同 ,共有八个学生租住一个公寓,我们的恋爱很好。翁锡智和我都有志效能 青少年。

  1970时代 白兰仍是《旧金山纪事报》记者,翁锡智与白兰的互动较多。直至1980时代 初期白兰辞去职务 ,由纪事报转任中华总商会参谋 后,我与白兰才真正开始合作。

  当时我已经是 公交车司机,创建 了华埠交通改善会(简称TRIP),这是全由义工组成的集体 ,为推进 公交车局开办或扩充更多公交车道路 往复 华埠。

  我有必要 得到更多华埠集体 的撑持,才更容易向公交车局争夺 更多效能 。当年我先找中华总商会,白兰组织 我们在中华总商会理事会上说话 ,介绍扩没收 交车道路 的方案 。

  我是ABC(美国土 生华裔),不太会说中文。为了以广东话说话 ,我苦练广东话。当时白兰看见我努力以中文表达,她也发现我很关怀 华埠,从此就开始了我们的合作。尔后 数十年,我们合作的议题十分广泛,触及整个华埠。

  第一代广东移民学习改变命运

  问:请谈谈你的成长 布景 ?你在华埠出成长 大,所以特别关怀 华埠?

  答:我的爸爸妈妈 都是第一代移民,由广东台山到美国。我的父亲来美后,先在湾区的Salinas落脚,母亲则是先到西雅图。爸爸妈妈 先后都迁来旧金山华埠。我们共有六兄弟姊妹,三男三女,我就是最小的一位。

  我们家很穷,早年爸爸妈妈 都在洗衣店打工,母亲还在车衣厂兼职。我们家环境很欠好 。后来父亲早逝,母亲作为单亲妈妈,要照顾六个小孩,十分不容易。

  1965年国会通过全新的移民法案前,华埠的经济状况 其实不 睬 想。华埠人只能在杂货店、中餐馆、礼品店找到工作。我和哥哥姐姐小小年岁 就开始打工补助 家计,包括送报纸、做清洁工、擦皮鞋等。

  母亲单独养家很困难,所以我们曾搬迁 多次 ,先由旧金山华埠搬到奥克兰,又由奥克兰搬回旧金山华埠旁的北岸区,我是在北岸区长大的。

  小时分 我每天走路上学,沿路上是街坊 老友 ,十分 开心。不少街坊 日后成为了不同领域的领袖 ,包括前差人 局长刘百安(Fred Lau)和方宇文(Heather Fong)、我的姐姐陈娉兰(Lonnie Chin),她是旧金山史上最早的华裔校长之一,曾任华埠春谷小校园 长。

  我们知道,只有大学学位才能够让 我们走出华埠,改善日子 。我的姐姐陈娉兰具有 博士学位、一位哥哥是奥克兰史上首位华裔消防员。我是上大学后,到旧金山州大选修亚美研讨 课程后,才开始效能 华埠。

  旧金山州大州大亚美课程开启他效能 的心

  问:旧金山州大亚美研讨 课程对你和翁锡智都带来许多启发?

  答:是的。当时在旧金山州大教授亚美课程的讲师中,有麦礼谦、胡垣坤(Phil Choy)等人,他们的课程让我们对华埠的前史 开展 有更深化 的知道 ,他们鼓励我们回到华埠效能 。当时我们是20岁出头的年青 人,有心效能 华埠,但走的道路 不同。翁锡智由效能 青少年开始,然后兴办 华协中心。